http://www.shangdaocj.com

MTC:区块链到底是谁受益?

区块链会成为打倒传统互联网的新互联网么?

一、、“加密货币”如何毁了区块链的声誉

币圈的人都是人精。而且在宣传“加密货币”的时候特意用了“货币”一词用来掩盖其风险,其次用技术兜底,并加以包装,以在形象上能抗衡政府信用背书的货币。

同时用区块链的唯一性、不可变更的特性,锁定了“加密货币”的交易介质属性,强行赋予它与现实的货币交易属性,也就有了表面上的价值(价值多少另说)。

但是他们只字不提交易的风险,而且因为交易平台也没有平抑其价值偏离的机制,“加密货币”成了炒家割韭菜的天堂。参与其中的玩家自然而然就被分成了两类人:一种带伤离场的散户(也有庄家),成为被割的韭菜;另外一种就是有能力割韭菜的那种,并因此实现财富自由。这种巨大的反差让参与其中的人相互看不上。不仅挣了钱的人相互睥睨,亏了钱的看谁都像骗子。

币圈俨然成为收割韭菜的理想场所,它们的名声连同区块链都被搞臭了。币圈甚至背上了99%的玩家都是骗子的骂名。

至于他们到底是不是骗子另说,自有历史可以审判,但有一点可以确认,“加密货币”有其存在的价值。根据任泽平的《比特币研究发展报告》数据,截止2019年10月25日,比特币收盘价为8675.6125美元/个,流通总量为1784.5万个,流通市值为1548.2亿美元,约占主流数字货币总市值的70%。在另一份《全球比特币发展研究报告》中指出,中国的比特币交易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80%。该报告对火币网的用户抽样调查显示,80.77%的比特币投资者以短期盈利为目的,仅13.81%的用户选择长期持有。

这恰恰说明了互联网通过技术演进,能制造出有价值的产物,而用户正在逐渐适应它。为了与实物对应,“加密货币”用不可复制、不可修改对其技术包装,完成了数据与实物的转换,也就是说,互联网终于从信息互联转向价值互联。

“加密货币”的先锋作用,恰恰就是验证了互联网的价值属性。互联网第一次造出了有价值的产物,互联网的价值也不再是依附于信息的价值上。

这种价值属性让资本嗅到了机会。仅以2017年1月的数据对比,所有加密货币的总市值还只有170亿美元。两年多后的现在,“加密货币”总市值超过了2000亿美元。两年间流入其中的资本增加了接近11倍。

有句话说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其实有钱的地方才是真正的“江湖”。

当币圈吸纳了足够多的资金之后开始要求有现实的地位。即一方面构筑自己的价值基础,另一方面开始与现实货币对接,并逐渐获取与真实货币的交易机会。

他们这么做一方要让更多的人承认其价值,让“加密货币”逐渐取得支付权;另一方面,他们要给自己正名,即洗白此前用带血的资本进行收割的贪得无厌,从而让他们抹去“骗子”标签。

孙宇晨的动作最大。本来他作为币圈的名人,想通过购买与巴菲特进餐的机会有意洗白自己,结果反而引起了更大争议,也让其事迹人尽皆知。好处就是从侧面把币圈宣传了个够,虽然不够正面。

MTC:区块链到底是谁受益

还有一个就是著名的科学家张首晟,其中细节,在此不表。

不过,这成了区块链走向自己所反对的方向的明证,其设计者可以“为所欲为”,通过设计利于自己的规则赢者通吃。比如网传孙宇晨通过波场币与以太币的交换,套现了巨额资金,从此导致其在国内被敌视。

技术的信用会被利用。这更坚定了一般人远离币圈的决心,同时也说明仅仅由技术作背书的“加密货币”意义不大:

1、价值不稳定。想将它拔高作为一般等价物那是奢望,目前只能当作炒作标的物;

2、没有监管协调机制。“加密货币”只是通过限制总量保证其价值,但却无法摆脱偷盗、黑客攻击导致“加密货币”损失,技术受信的基础被打破。比如5月8日凌晨,币安交易所发现了大规模安全漏洞,黑客盗取了7000枚比特币,价值约达3亿人民币。

没有刚性兑付便没有绝对信用。

目前来看,作为“加密货币”的坚实的技术信用并不牢靠,而丢失的责任并不明晰。利用区块链特性立足的“加密货币”,它在一系列操作中走向了自己的反面,成为了连这个技术本身都厌恶的样子。币圈自己用技术和操作毁了自己。

这是贪欲还是没远见?或许两者都有。

二、区块链上道,互联网业务深切

“加密货币”绝对不是区块链的唯一出路。

与币圈在歪道上越走越偏,区块链在与产业结合方面却越走越快,并上升到国家层面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hangdaocj.com/qkl/1939.html

版权声明:本站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本站上发表所有的图片和内容,均来自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谢谢。